利川

利川男子带三孩子在外打工,8岁儿子宾馆内被害,疑犯系父亲同居女友

利川男子何发琴在与女友相识并同居一年多以后,女友王某芳以“带孩子去医院看病”为由把何发琴家8岁男童何勇带走。7个小时后,何发琴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,得知孩子已经死亡。而女友王某芳则向公安机关投案。

据何发琴的讲述,女友王某芳之所以对孩子狠心下手,是因为对方曾以带走孩子为由向自己索要钱财未果。目前,东莞市公安局已经对何勇进行尸检,以确定最终死亡原因,对于王某芳作案动机仍在调查之中。

亲人介绍两人相识

何发琴,45岁,湖北省利川市人,42岁的王某芳是四川省大竹人。两人同在东莞清溪镇打工,因何发琴的外甥介绍相识并生活在一起。

何发琴早年在老家利川曾交往过一女子,双方并未领取结婚证,生下二女一儿;2013年6月,该女子抛下儿女离家出走至今未归,何发琴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到东莞打工谋生,考虑到一个大男人又要打工谋生又要带孩子,何发琴的外甥将曾经在一起共事过的王某芳介绍给了自己的舅舅,一是可以帮助舅舅照顾好三个孩子,二来也让舅舅在生活上有个伴。

王某芳在与何发琴同居之前,也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并育有两个小孩。和第一任女友一样,王某芳也并没有和何发琴领取结婚证,双方相处了一个月时间,去年初,王某芳就正式来到何发琴的家中居住。

何发琴租住在清溪镇一栋两层的老旧房子,何发琴与王某芳以及外甥、外甥女、哥哥等一大家子人租住在一起。在众多亲属、周边邻居的眼里,王某芳每天除了接送一下孩子上下学,洗衣服做饭外,闲暇的时间都是打麻将度过。

因打骂孩子发生争执

何发琴的亲属均表示,王某芳自从和何发琴生活在一起以后,与何家的亲戚关系相处并不好,对于何发琴的三个孩子也不好,甚至经常打骂小儿子何勇。

王某芳读过高中,可以辅导何勇日常功课,不过,何发琴的亲属认为,王某芳并非用心辅导孩子功课,而且会经常以功课不好或者其他琐事打骂何勇。何发琴的外甥女说,有时候王某芳在外打麻将输了钱也会拿何勇出气,曾一次罚跪何勇长达几个小时。

见到王某芳打骂何勇,何发琴的亲属也会去指责王某芳,但她就变得异常暴躁,常常以自己家的事情犯不着其他人来管的姿态训斥他们,“我们是晚辈,也不敢多嘴,就是觉得孩子可怜。”何发琴的外甥女说,后来发现自己的微信也被王某芳拉黑了。

根据何发琴讲述,在与王某芳相处之后,他表达过自己的想法,自己打工赚钱,王某芳在家照顾孩子。自己因为在建筑工地打散工,经常早出晚归,疏于对孩子管教;偶尔回家会听到亲戚们对于王某芳打骂何勇的“投诉”,双方会因此而争吵几句,但往往事后王某芳依然我行我素。

何发琴的侄女则表示,自己的舅舅太过软弱,以至于让王某芳欺负。两人交往一年多以来,王某芳经常借口离家出走,过一段时间又会打电话给舅舅接她回来,并且会以各种理由找舅舅要钱。

何发琴讲述,今年7月的时候,两人又因为孩子的问题发生争吵,王某芳以要带走自己孩子为由找自己要钱并离家出走,何发琴通过微信转账8000元给到王某芳,两天后,王某芳致电何发琴表示想要回家,并且回来称要改正自己的错误。

从何发琴与王某芳两人的微信对话记录上来看,基本上讲述的都是日常生活之中买菜、辅导孩子作业、购物等相关信息,但可以看到每隔一段时间,何发琴都会发出微信红包或者转账给王某芳。

犯罪动机尚在调查

11月11日中午,王某芳以带孩子看病为由,将何勇从学校接出来,随后给何发琴打了个电话。何发琴说,当时王某芳称,自己把孩子带走了,要他给钱。接到电话的何发琴心急如焚,跑到学校证实何勇已经被王某芳带走,随后向警方报警。

附近的居民也称,10号那天,王某芳曾在自己经常打麻将的麻将馆对众人说过,“要做点让何发琴后悔的事情。”

当晚7点多钟,何发琴接到了公安机关的电话,赶到公安机关被告知,何勇被王某芳带到凤岗镇某宾馆房间内,将其掐死,王某芳随后向公安机关自首。不过,凤岗警方并未告知何发琴何勇具体死亡地点。直到13日,何发琴才赶到市殡仪馆见到孩子的最后一面。

何发琴说,自己至今没有弄清楚这次王某芳是生气还是真的带着孩子离家出走,他说,当时他在电话里说过,自己并不是不愿意给钱,他希望能找个政府或者公安作证,出面帮忙调解证明他给了钱。但没有想到王某芳竟做出如此狠毒之事。

王某芳的做法也让其自己的亲人不敢相信,事后其儿子曾到当地派出所接受调查,得知王某芳出事,远在老家的二姐对于妹妹的做法一度还不信,最后在微信上对着何发琴也没说责怪妹妹的话。

唯一的儿子走了,让原本少言的何发琴变得更加沉默,时常坐在家门口的椅子上默默发呆。

目前,东莞警方确认此事,王某芳正在接受调查,其作案动机尚在调查中。